西洋罗曼史女王:维多莉亚・荷特

西洋罗曼史曾经是台湾租书市场的主力之一,大概在1970年代到1980年代,皇冠、好时年几乎月月都有新书。而其中维多莉亚・荷特更是堪称西曼女王,从第一本《米兰夫人》开始,本本畅销:《彭庄新娘》、《蓝庄佳人》、《孟园疑云》、《孔雀庄上》、《虎跳情仇》、《千灯屋》、《犹大之吻》,不知陪伴了多少台湾的少女。

西洋罗曼史女王:维多莉亚・荷特

上面这五本小说的书名都跟百年庄园有关:米兰山庄、彭庄、蓝庄、孟园、孔雀庄。女主角多半是知书达礼的贫家孤女,最常见的工作就是豪宅里的家庭教师。豪宅主人总是有前妻(才会有小孩可以请家教),还有不可告人的家族秘密。家庭教师总会爱上脾气不好的豪宅主人,但经历某些生死关头后,终成眷属。这个公式从十九世纪的《简爱》一直用到琼瑶的《庭院深深》和《金盏花》,堪称百年配方。维多利亚・荷特(VictoriaHolt,本名EleanorHibbert,1906–1993)不是第一个罗曼史作家,前面除了写《简爱》的布朗忒之外,还有写《蝴蝶梦》和《瑞秋表姐》的杜莫里哀(DaphneduMaurier,1907-1989)。但荷特承先启后,把这些配方发挥到极致,从1960和1980年代,深深影响了台湾的罗曼史文化,尤其是她的《米兰夫人》和《彭庄新娘》,至今仍被不少粉丝奉为经典。

《米兰夫人》(MistressofMellyn)原着于1960年连载于美国的妇女杂誌(TheLadies’HomeJournal),台湾译者崔文瑜因为丈夫常带美国杂誌回家给她看,因此看到这篇小说,十分喜爱,即在《大华晚报》副刊连载译文,从1960年九月开始连载,次年二月全书连载完毕,由皇冠出版社出版单行本。译者还在后记中预告此书即将拍成电影,女主角是奥黛丽赫本,男主角是亚兰德伦,可惜后来因故电影没有拍成,否则也应该是经典名片了。根据皇冠早期版本的广告,中广和警察电台还曾经选播过米兰夫人,可以想见畅销程度。

西洋罗曼史女王:维多莉亚・荷特

1964年,《台湾日报》连载一篇仿作《古屋风云》(作者为黄海),1965年台湾导演辛奇更把这个故事场景搬到台湾,拍成台语片《地狱新娘》,可见其影响力有多大。《地狱新娘》把场景从英国康瓦尔搬到台中梧栖,一开始的私奔意外场景从开往伦敦的火车出轨变成野柳往香港的游艇翻覆,骑马改为打高尔夫,小礼拜堂的死亡密室改为佛堂。其他人物设定与原作差不多,演小私生女的童星总是幽幽坚称「头家娘没死!」,听来让人毛骨悚然。只是台湾没有英国女家庭教师的传统,梧栖的千金小姐也才小学一年级,硬是要请个全天候住在家里的家庭教师十分诡异,除了每天叫小姐拿出数学课本做算术之外,也只能谈恋爱了。罗曼史与女家庭教师这个职业密切相关,英国在十九世纪中期,约有两万五千名女家庭教师,是有钱阶级家中必备,地位高于管家女佣,又低于主人。罗曼史搬到台湾,最难移植的就是这个不上不下的阶级。琼瑶的《金盏花》让豪宅千金考大学落榜,男主人请家教来帮她準备考大学,还算说得通;其他小学生要请二十四小时的家教实在没什幺道理。 西洋罗曼史女王:维多莉亚・荷特

继《米兰夫人》之后,荷特1963年出版的BrideofPendorric,也迅速出现中文译本,由张时翻译,名为《彭庄新娘》。书背印有「米兰夫人作者ViotoriaHolt最新杰作」等字样,也可看出米兰夫人多幺深入人心。荷特作品更是一部接一部出版中译本,品牌形象明确,例如《孔雀庄上》的封面就有「米兰夫人、彭庄新娘、孟园疑云的作者得意新作」字样,《蓝庄佳人》的书背也有「米兰夫人、彭庄新娘、孟园疑云、孔雀庄上和千灯屋着者维多利亚・赫特精心杰作」字样,互相拉抬,唯恐粉丝漏掉一本。

早期皇冠出版这系列书籍时,翻译策略非常本土化。人物的译名原则和傅东华的《飘》如出一辙:「米兰山庄」有主人米康南和米霭琳父女,邻居「巍登山庄」有蓝比德和蓝雪丹兄妹;社交圈有蔡夫人,下人有包奶奶、老戴、小带子小笛子等。「彭庄」也有彭乐石和彭维娜姐弟;方家有方令腾和方斐文父女;韩家有韩白玲和韩宝玲姐妹;还有白爵士、何太太、阿全、柯医生和郝牧师一干人等。中文都极其流畅,四字成语俯拾皆是,从「风流倜傥」、「巧夺天工」到「鱼雁往返」、「红男绿女」,连「古今中外」都出现了,可以感觉译者在下笔时是多幺行云流水。好时年在1981年重出《米兰夫人》(张桂越翻译),人名策略参考旧译,女主角还叫李玛莎,山庄主人则改为崔康南和崔艾文。男主人原名ConnanTreMellyn,因此崔文瑜依照米兰山庄取了米字,后张桂越则依原文取了崔字。但1996年国际村文库重出的《潘庄新娘》(石雅芳、邱敏东译),人名译法就完全不是如此了:男主角从彭乐石变成洛克.潘,新娘从方斐文成了菲芙儿。皇冠版的开场是:「自从我到彭庄之后,时常暗叹世事沧桑,祸福无常。」而新版则是:「在去潘庄后,我惊奇的发现:人生的变化如此之迅猛、如此之猝不及防。」可以从译文中体会时代氛围的转变。 西洋罗曼史女王:维多莉亚・荷特  1990以后,一来荷特过世;二来版权法开始实施,创下30年荣景的西洋罗曼史也随之慢慢退潮,现在租书店里陈列的罗曼史几乎都是华文创作的天下了。

《米兰夫人》的译者文瑜,本名崔以宽,1936年生,河北昌黎人,1948年随家人来台,台大外文系毕业。这是她第一本译作,一砲而红,后来继续翻译了不少小说,有时署名「崔文瑜」。《彭庄新娘》的译者张时,本名张以淮(1929-2006),福建莆田人,是流亡学生,台大机械系毕业,曾因白色恐怖入狱,是相当多产的译者。虽然两位译者没有统一用词,例如崔文瑜用「康瓦尔郡」,张时用「康华郡」,但两位译者的文笔一流,维多利亚・荷特能够畅销经年,起始的两位代言人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