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达执行长陈怡君如何站稳 IPTV 女王宝座

爱尔达执行长陈怡君如何站稳 IPTV 女王宝座

正当中华电信董事长蔡力行铁腕整顿亏损累累的 MOD(Multimdeia on Demand 多媒体内容传输平台),决心槓上 MOD 上最大频道商「台湾互动电视」时,和中华电信关係特殊又紧密的第二大频道商「爱尔达电视」,在此时再成焦点。

据了解,蔡力行对内宣示,今年底前要让 MOD 转亏为盈;除了重新和权利金过高的频道商协商,同时积极扶植爱尔达,因为对中华电信而言,爱尔达从未在其他平台上架,对中华电信「很忠诚」。

爱尔达与中华电信的超连结

事实上,这一紧密关係,也被外界放大解读,认为就是因为爱尔达执行长陈怡君的叔伯辈,是曾任中华电信的董事长陈尧,所以爱尔达才能如此备受中华电信重用。

但一位中华电信高层认为,爱尔达虽然早期被认为靠中华电信养大,但也是陈怡君很争气,接连拿下几次包括奥运、世足等大型国际赛事的转播权,反而帮中华电信扩大用户数。今年初,爱尔达更积极地拿下英国广播公司(BBC)四个频道的台湾代理权,内容包括自 2001 年以来,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影集《福尔摩斯》,这也是 BBC 在台湾最大规模的合作案。

和爱尔达有关的一切故事,其实完全都是围绕着有着 IPTV(网路电视)女王封号的爱尔达执行长陈怡君。俐落的鲍伯短髮、配上黑框眼镜,脚下再蹬双高跟鞋的陈怡君,外表完全符合大家对女强人的想像。

她和中华电信的渊源,要从 90 年代说起。

在那个连影音播放器如 Media player 都还是外挂的年代,陈怡君就在从事影音版权代理的公司,因为看好影音业务的网路商机,即使在还没有宽频的基础建设,陈怡君即开始筹资做网路影音。

2000 年,就在网路泡沫前 3 个月,陈怡君募到资金,成立了经营网路影音的爱尔达公司。

2001 年时,中华电信推出网路多媒体影视平台 HiChannel,急需内容的中华电信,开始和爱尔达合作,一直在 2006 年以前,爱尔达都专心在供应 HiChannel 的网路影音内容,协助洽谈影音版权,以及影音后製业务等,随着中华电信开展宽频服务,爱尔达和中华电信合作关係愈加紧密,也一直延伸到 MOD 等。

爱尔达执行长陈怡君如何站稳 IPTV 女王宝座 爱尔达执行长陈怡君拿下奥运转播权   一战成名

之后中华电信民营化,正式成立投资处,并一一评估与各分公司有密切合作关係的企业投资价值,因为当时中华电信就想要透过网路播放影音内容,以收取广告费方式营运,就像现在对岸发展很蓬勃的影片平台优酷、爱奇艺一样,于是正式投资爱尔达。中华电信也是在那段时间投资了数位内容公司春水堂科技,以及神脑国际等。

真正让爱尔达一战成名的,是陈怡君拿下 2008 年北京奥运的这一役,这也是全世界第一个奥运数位转播授权。

因为中华电信正开始投入 HD(高解析度画质),当时的董事长贺陈旦建议陈怡君,可以去谈谈北京奥运的转播授权。陈怡君心想,从体育频道切入,或许能让爱尔达从此有自己的品牌,而不是躲在中华电信背后,因此她卯足全力争取奥运转播权。

「可能那时年轻比较不知道害怕,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这句听来有点傻劲的话,其实陈怡君的语气很坚决。年轻时喜欢玩赛车的陈怡君,做起事来一样敢冲敢拚,彷彿决定要做的事情,什幺也拦不了她。

但为当时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从未和任何数位媒体洽谈过授权,「那时我叫助理每 3 天写一封信,对方若没有回应,就再写再写,」就这样,土法炼钢的陈怡君敲开了奥运转播这扇门,「原本好几个月都无声无息,就在有一天去上海出差,才一下飞机出闸门就接到国际奥委会的电话,惊喜又惊慌,隔天立刻就飞去香港谈。」

一到香港的会议室,陈怡君一直在想要怎幺开场,就蹦出一句话问对方,「中国有 35 省,台湾只有一个小小的岛,授权金是不是中国的 35 分之 1?」陈怡君用这个开场,化解了双方不熟悉的尴尬,之后顺利拿下数位媒体的转播权。

但真正的挑战,是在拿下转播权后的製播。

当时他们必须将分散在各比赛场馆的 46 组讯号,从北京传送回来,因为奥运是同时间许多不同的比赛同时进行,而体育收视又都是做 Live 直播,陈怡君只好一口气聘请 300 个工读生,加上内部员工以母鸡带小鸡的方式,来处理庞大的转播内容。当时中华电信的人只要看到陈怡君,第一句话都是问,「Sally(陈怡君英文名),到底有没有问题啊?」

跨越挑战  女强人不服输

连 NCC 都在这幺急迫的情况下,给爱尔达出难题。当时因为要转播奥运,爱尔达只得去向 NCC 申请频道,但 NCC 祭出党政军退出媒体的规定,要求中华电信及爱尔达另一大股东台达电得撤出爱尔达。担心努力多时的奥运可能无法播出,中华电信于是火速撤资,这 31.7%、约 6,000 万元的股权,陈怡君只能变卖自己的其他投资来承接。

「那时候真的晴天霹雳!」讲到这一段,陈怡君还是激动得抱头惊呼,以噩梦来形容当时的处境。陈怡君指出,那段期间对她是极大的考验,「我每天都告诉自己,就像奥运选手一样,前面坚持了 4 年,绝对不能在这关键时刻生病倒下。」

还好,台达电创办人郑崇华从自己口袋里拿钱出来,买下台达电持有的爱尔达股份,解决陈怡君一大半的难题。直到现在,爱尔达每一个大小记者会,郑崇华一定亲自出席支持。

2008 年 8 月 8 日,是陈怡君毕生难忘的日子,那天,包含陈怡君在内,所有爱尔达员工,甚至中华电信负责 MOD 部门的主管,全都盯着电视萤幕,直到北京奥运实况转播的画面出现在电视上,全场欢声雷动!「那天下班已经半夜 12 点,走出仁爱路的办公室,一个人很平静,心很安,却也有种被搾乾的感觉,」即使到今天,当时的心情依旧清晰。

陈怡君不只是挑战自己的极限,她挑战的,更是传统又封闭的电视生态圈。

有别于 2008 年仅谈数位媒体的转播权,2012 年的奥运,陈怡君再度披挂上阵,以 500 万美元,高于过去几乎 10% 的价码,抢下全台湾的奥运转播代理权,震惊台湾电视产业。

但她在授权给无线电视业者转播时,却因无线电视台也有在类比与数位频道(如凯擘)上播出,而发生凯擘上的数位系统也能看到奥运,爱尔达认为,这直接侵犯了爱尔达的代理权,对凯擘强硬地寄出律师函。

2014 年,没有意外地,爱尔达顺利拿下了巴西世足赛的台湾转播代理权,但类似的事件又发生,这次爱尔达不只再度槓上背后有富爸爸富邦撑腰的凯擘,而且还直接对转授权的年代电视断讯。

「该坚持的就要坚持,」陈怡君淡淡地说,一路走来辛苦打下的数位频道江山,一定要稳住。

靠着爱尔达接连以运动赛事突围,中华电信也尝到丰收的滋味。2012 年的奥运期间,中华电信的 MOD 新增了 4 万用户,去年的世足赛,更让 MOD 的开机率从平均 5 成,最高冲上 65%。

一位研究产业生态已久的分析师观察,MOD 经营最大的困难就是内容授权,传统有线电视业者一开始担心被 MOD 瓜分市场,威胁利诱频道业者不要上架到 MOD,初期几年,因为内容贫乏,所以 MOD 过去的用户都仅有数十万户,更别提低到不行的开机率。

创造多层次获利结构

但除了体育赛事外,因为有了爱尔达的影剧台,MOD 也推出 199 元随选随看的戏剧套餐,中华电信 MOD 部门的高层说,光是推出半年,又让中华电信的新用户增加 6 万户,开机率成长 10%。

但一位有线电视业者观察,爱尔达在 MOD 上做得很好,可是毕竟不是在主流平台(有线电视)上架,成长一定会受限。

深知这局限的陈怡君,延续爱尔达的核心能力,在去年推出 hievent 的云端影音服务,可帮企业拍摄法说会、产品发表会等活动,利用中华电信的网路频宽及平台,进行现场直播或是随选视讯。「这让我们的获利结构是多层次的,不只有直播或转播活动,还有后续製成数位内容等,都可以包办,」陈怡君说。

然而,随着今年有线电视也将完成百分之百数位化,NCC 又已开放有线电视业者跨区经营,加上网路电视 OTT 如 LINE TV 等加入战局,爱尔达固守在中华电信 MOD 上的这场仗,肯定不好打。

笑说自己年纪大了不能玩赛车的陈怡君,近几年因为买了一间有小花园的房子,而爱上了拈花惹草。「我现在是绿手指,」陈怡君得意地秀出手机上她种的植物照片,做什幺事都要做到好的个性,不仅在事业上显露无疑,她的小花园整理到连白头翁、黄雀都来筑巢,就可看出这位女强人对事情的执着。